社交寡头Facebook 为什么要去蹚发币这摊“浑水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4

  社交寡头Facebook,为什么要去蹚发币这摊“浑水”?

  澎湃新闻记者 刘茜琳

  知名社交网站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一发布白皮书就成功吸引了全球的目光。

  不像国内互联网巨头或亚马逊、微软的区块链BaaS系统,也不像摩根大通为处理大客户转账而推出的联盟链,Facebook团队在6月18日公布的白皮书中明确表示,Libra是“一种新的全球货币”,是一种基于区块链的,面向全球C端客户的代币。尽管Libra只是一种锚定一揽子主权信用的稳定币类似物,与普遍印象中币值动荡的“比特币们”不可一概而论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在全球所有互联网科技巨头中,Facebook是真正的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

  那么问题是,拥有全球27亿用户的社交寡头Facebook,为什么要去蹚发币这摊“浑水”?

  盈利模式被愈发反感

  成立于2004年2月4日的Facebook一直以来都在靠用户的“社交资产”赚钱。单位用户的每一次阅读、转发、点赞、收藏、搜索都会被Facebook收集起来,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之后,用于精准投放广告,以达到商业变现的目的。也就是说,虽然用户可以免费使用Facebook旗下的多款社交产品,但不得不将自己的隐私权让渡出来,而且通常情况下,用户无法对隐私的让渡程度做出精准控制。

  然而这两年来,Facebook“贩卖用户隐私”的日子也越来越不好过了,被接连爆出的大选门、通俄门、数据泄露门等丑闻,桩桩件件都足以让创始人兼CEO扎克伯格焦头烂额。

  2018年3月,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卫报》爆出剑桥分析公司(Cambridge Analytica) 获取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资料用来为美国大选推送精准信息,引发舆论哗然。随后,Facebook以各种方式进行道歉并推出维护措施,扎克伯格本人也亲口承认Facebook在保护用户数据方面犯了错误。

  Facebook的情况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频频质疑。甚至在2018年4月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,面对44位来自美国参议院商务、科学与交通委员会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参议员,河南11选5平台扎克伯格像嫌犯一样被审讯了5个小时。扎克伯格也在听证会上承认:“没有全面地看待公司所担负的责任是一个错误,自己创立并运营公司,需对这一切负责。”

  除了美国方面对此事提出质询外,欧洲也没有轻易放过扎克伯格。2018年10月,英国隐私监管部门做出了对Facebook处以50万英镑的罚款的决定,欧洲议会更是提出要对Facebook进行全面审计,评估Facebook数据保护和用户个人数据的安全性。

  实际上,罚款、质询与审计都不是最棘手的问题,真正给Facebook带来障碍的是在2018年5月生效的欧盟GDPR法案(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,一般数据保护法案)。该法案明确了用户对自己隐私的所有权,也就是说,Facebook免费收集用户隐私以变现的主营业务在欧盟范围内不再合法了,这无疑是对Facebook的迎头重击。

  面对来自监管和用户的不满,2019年3月,扎克伯格在Facebook平台撰下题为“聚焦隐私的社交网络愿景”的3000字长文,在Facebook成立15周年之际再次表明了对用户“隐私至上”的发展态度,同时也透露了Facebook转向数字加密界的信号。“通信的未来将越来越多地转向私人加密服务,人们可以放心,他们对彼此说的话是安全的,信息和内容不会永远存在”,扎克伯格写道,“这是我希望实现的未来。”

  利润增长遭遇瓶颈

  由于接二两三的隐私泄露和网络安全问题, Facebook的市值也在这两年中跌宕起伏。

  在“大选门”事件发生的关键日期,即2018年3月19日、20日两日,Facebook的市值直接蒸发掉500亿美元。2018年7月,Facebook的二季度财报公布后,Facebook市值更是一夜蒸发掉千亿美元,创下美股史上单日市值缩水规模最大纪录。

  更现实的情况是,Facebook用户的增长速度已经降至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,扎克伯格等多位高管抛售股票套现、广告业务增长低迷。按照资本市场的惯性,一旦上市公司达不到业绩增长的逾期,市值受损就是板上钉钉的铁律。

  具体来看,根据2018年四季度财报,Facebook的广告业务收入为166.4亿美元,而到了2019年一季度,这一指标收缩为149.1亿美元,同比减少了10.42%。更可怕的是,Facebook对广告业务收入的依赖度还在不断上升,从2018年四季度的93%上升至2019年一季度的98.9%,几乎再无提升空间。

  2017年5月时市值与微软、亚马逊相差无多的Facebook,如今的市值仅为亚马逊的57.47%、苹果的58.91%。有硅谷投资人直接评价道:“Facebook的确已到了增长的瓶颈期”,Facebook的“社交资产”已进入了几乎无增量可图的状态,为保住市值,扎克伯格也必须寻找新的增长点。

  于是,与形成互联网上虚拟“社交资产”相似的虚拟数字货币成为了扎克伯格的选择。在虚拟数字货币界,用户依靠挖矿,耗费电力、内存、算力,最终转换成虚拟货币奖励。而在有了Libra之后,Facebook的用户阅读、转发、点赞、收藏、搜索所形成的“社交资产”,也可以获得Libra奖励。用Libra换取用户数据,既侧面拱卫了Facebook一贯的从个人数据到价值变现的主营业务思路,又在用户获得奖励和授权的情况下,合理降低了法律和道德风险。

  用数字币开拓小额移动支付荒漠

  此外,扎克伯格盯上的不仅是用数字货币巩固个人数据变现业务,更是以数字货币为介质的小额移动支付市场。

  对比国内支付宝等工具单月2万元以下免费,2万元以上0.5%的费率,美国移动支付对C端客户来说极不友好,小额支付费率较高。以Paypal为例,虽然Paypal是境外移动支付领域的翘楚,但每笔交易成本高达3.9%+每笔0.3美元,即使是大客户,费率最多也只能优惠到2.9%+每笔0.3美元。

  但这样的费率并不是Paypal等工具能够单方面降低的,而是取决于其背后的银行体系。不同于国内四大国有银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基本上覆盖90%以上用户的情况,美国境内7000多家银行中,即使是大银行,对市场的占有率也非常有限,跨行转账交易中的巨大成本几乎难以压缩。

  实际上,Facebook此前也曾做过支付领域的尝试。2015年,旗下产品Facebook Messenger中推出了网络支付功能,然而前进的步伐始终不及预期。如果Facebook不使用数字货币,在同样的银行体系内,显然无法取得足够的竞争优势。

  因此,Facebook在Libra的官网首页即明确了自己的定位——“一套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”“让世界各地转账像发短信一样简单和便宜,无论住在哪里、做什么、赚多少钱”。

  未来,Libra数字货币系统也很有可能帮助Facebook从单一的支付领域横跨进全球的普惠金融行业,这一点在Libra的白皮书中也有所显露。

  “全球范围穷人为金融服务支付的费用更多,汇款手续费、电汇手续费、透支手续费和ATM手续费等年化利率可能高达400%以上,许多‘未开立银行账户’的用户借贷100美元的金融服务费可高达30美元”,Libra的白皮书中这样写道,“当被问及为什么仍然徘徊在现有金融体系的边缘时,人们给出的原因往往是,没有足够的资金、各种不菲且难以预测的费用、银行距离太远以及缺乏必要的手续材料”。

  实际上,这种形式的措辞在以P2P借贷或助贷业务为主的网贷平台业绩说明中更为常见。这种说明也很有可能是为未来Libra成为真正“可借贷”“无主权”的全球货币预设铺垫。

  

 

猜你喜欢